NBA新闻_227

暮归纪:一枕黄粱了空梦 德隆随心无所求_NBA中国官方网站
盐湖城的冷冽凉风跨越山川跋涉千里,轻叩着达拉斯半掩的门扉,惊扰了独行侠安然的酣睡。故地声催,旧人梦回。爵士出乎意料地与独行侠总经理唐尼-尼尔森取得联系,他们有意启动交易引回旧将德隆-威廉姆斯,而此时距离德隆与爵士分道扬镳已有六年时间。伴随着落选秀约吉-费雷尔崭露头角并深受独行侠主帅里克-卡莱尔器重,德隆的处境已愈发微妙,与此同时小尼尔森也开始聆听关于德隆的交易报价。适逢爵士抛出橄榄枝,小尼尔森趁势紧锣密鼓地召集其他高管进行商议,若能将临近生涯尾声的德隆送往故地,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。在启动交易谈判前,小尼尔森想要先问询德隆的意见。德隆在与篮网达成买断协议后转赴独行侠,他在当初加盟这支家乡球队时就已说过,回到达拉斯或许是他生涯迄今最正确的决定,逃脱纽约聚光灯的他享受着达拉斯纯粹的狂热与毋扰的安宁。但现在,德隆又走到了目断飞鸿自赴前程的分岔路口。时值此际,德隆遥望故地心生犹豫。忽隐忽现的远际穹光在德隆眼底倒映出犹他高原的峥嵘岁月——铁骑征伐戎马倥偬,身染荣光碑纪丰功,将帅失和不欢而散,唱罢闹剧遗留空梦。回溯过往,他感念旧恩,却也怨意难平。未待德隆思虑清楚,爵士已将交易筹码摆到小尼尔森的办公桌前,他们想把自己急于摆脱的合同包袱抛给独行侠,并且无意提供独行侠所需的首轮签。小尼尔森眉头紧锁,随即毫不犹豫地断言拒绝,而德隆闻讯后也长舒口气。他不是非留达拉斯不可,只是他在此时此刻尚未劝服自己归返故地。借此契机,德隆也重新考虑起自己在生涯暮年的去留问题,蹉跎多年的他终究还有未竟的盼愿,每逢脱卸战袍他总会看到自己胸前坦露着无冕的遗憾。德隆早在零七年就已随队闯进西部决赛,但他不曾料想,从此往后他再也没有登过那座高台。他未必再无机会。彼时志在卫冕的骑士将德隆列为引援首选,尽管骑士所能提供的交易筹码也并非独行侠所需,但独行侠愿意成人之美,他们在充分了解德隆的意愿后选择支付全额薪水将其裁掉,随后德隆恢复自由身并准备拔营奔赴克城。临别之际,德隆回首顾盼,为独行侠的好意成全而躬身道谢:“近两年身处达拉斯的这段时光于我而言意味良多,我很感谢独行侠能为我提供一个为家乡球队效力的机会,也很感谢管理层、教练组、队友以及球迷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,是你们让我得以拥有一段如此美妙的经历。”远路有涯,遥隔千里。就此别过,后会无期。空降克城加盟骑士对德隆来说似乎理所应当。骑士在上一年的休赛期满怀诚意地招募过德隆,而德隆的前队友凯尔-科沃尔在本赛季跟随骑士前往达拉斯客场作战时,也频繁在德隆面前提及骑士的球队氛围以及争冠势头。这是一支能够满足德隆所有需求的队伍,一旦动心起念,何来理由拒绝。在骑士正式宣布签约前,德隆就已马不解鞍地赶往克城并来到骑士主场。勒布朗-詹姆斯曾与德隆一同代表美国男篮出战国际赛事,他向来期待能与德隆在NBA赛场并肩作战,现如今德隆的到来自是令他喜不自胜。詹姆斯由于咽喉感染而声线喑哑,但这也无碍他抒发满腔热诚:“德隆是天生的领导者,他先前已领导过数支球队,他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。他是一名大场面球员,他在关键时刻从不怯场。”德隆在与詹姆斯等球员寒暄过后来到场边观赛,现场转播镜头捕捉着他那身穿高领毛衫的身影,满面春风的他环顾四周挥手致意,速贷球馆顿时欢呼四起沸反盈天。两鬓斑白的现场播音员弗雷德-麦克劳德也忍不住放声高呼:“看!他还没有正式出场就已深受骑士球迷的喜爱!”德隆无意辜负克城球迷的热切期盼,他在仓促备战后随队造访波士顿挑战凯尔特人,而这也是他时隔两周首返赛场。时任骑士主帅的泰伦-卢在赛前说道:“德隆需要肩负起组织进攻的重担,他也需要尽快地融入球队,我知道他是可以做到的,他能为球队提供经验指导与领导能力。”骑士全队都在期待着德隆大展拳脚,虽说他此役状态低迷贡献寥寥,但泰伦-卢在决胜阶段仍然派遣德隆披挂出阵。关键时刻,詹姆斯落位强侧吸引防守巧施妙传,埋伏底角的德隆伺机接应突施冷箭,所有人都屏气敛息地盯着皮球旋动气流划出抛物线,最后差之毫厘错失绝杀。在事后回想起那记偏出篮筐的绝杀球时,德隆叹惋道:“当时我在底角出现投篮机会,一切看似完美,我也做好了投篮准备,但可惜最后那记绝杀球未能命中。”德隆短暂的骑士生涯也正如那记绝杀球,看似完美却又满布残缺。用人不疑而疑人不用,泰伦-卢仍想尽可能为德隆提供充裕的出场时间以备战季后赛,可德隆起伏不定的比赛表现令球队愈发担忧,尤其是他在赛季临近尾声时曾连续10场得分未能上双。幸而德隆的状态随后触底反弹,詹姆斯与欧文在客战热火一役高挂免战牌,担当重任的德隆出战46分钟斩获35分7篮板9助攻逞露威势,尽管他与此同时还送出10次失误创生涯新高,但毕竟瑕不掩瑜,德隆经此一役令骑士顿感振奋。恍惚犹似重临巅峰,奈何只是南柯一梦。紧随而至的季后赛成为德隆驱之不散的阴霾,他的状态在陡然回升后又急转直下,即使他在东部决赛第五场单节揽获14分帮助骑士淘汰凯尔特人,他的首趟总决赛之旅也遭受外界看衰。但无论如何,德隆砥砺十二年终遂所愿跨过分区决赛,曾经虚渺的远梦如今仿佛触手可及。他在各路媒体不停闪烁的镜头前笑道:“这是我生涯十二年首次闯进总决赛,我不确定自己今后是否还有争冠的机会,因此对我而言,最重要的是把握机会向我的生涯首冠发起冲击,并享受当下来之不易的一切。”强盛状态难复,满腔热血犹在。漫如潮涌般的质疑声倾压着德隆日渐衰迈的身躯,但他值此之际唯念竭尽全力。那是他的第一次机会,也会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。飞远的盼愿牵系着回拉的圈线,但拉近的远梦或许是可怖的梦魇。德隆翘首以盼的总决赛并非纪功嘉勋的封神台,而是茹毛饮血的修罗场。在前一年总决赛惨遭骑士绝地逆转后,卷土重来的勇士大举攻势摧城拔寨,在西部季后赛一路横扫未尝败绩,决意雪耻屠戮克城。未待德隆捋臂揎拳,轰鸣一瞬已是满城烽烟。德隆瞠目结舌地环顾着周遭的厮杀与逃窜,忘却摇旗呐喊,也无力赴身抵抗。德隆在总决赛前三场11投全失,而原先总决赛的投篮零中纪录是由爵士前辈雅克-沃恩保持的6投零中。德隆的哑火令骑士的处境愈发困窘,这支卫冕之师兵败如山倒,饶是詹姆斯竭尽所能也难求一胜。骑士已是溃不成军,德隆再如何沮丧又岂能蜷身避战,他在总决赛第四场嘶风怒吼力战到底,只见他先启动突破闯到禁区,腾身拉杆把球送进篮筐,此后他又埋伏左侧犄角接应妙传,搭弓射靶命中三分!顺带一提,德隆命中的那记三分也是骑士当场的第19记三分,由此刷新总决赛单场三分命中总数纪录。是役,骑士在速贷球馆三分如雨浇熄了勇士的炽烈气焰。但也到此为止了。总决赛第五场,德隆持续低迷得分挂零,目送勇士在甲骨文球馆高奏凯歌捧起奥布莱恩杯。德隆在奥克兰山呼海啸的嘶喊声中形影相吊,蒙雾的眼眶满溢着无从消解的颓丧,塌垮的肩膀也撑不起余烬复起的希望。德隆失魂落魄地挪步回到更衣室,颓靡的身影在沉抑的气氛下摇晃欲坠,但是没有人搀他一把。万念俱灰,无人管顾德隆;事与愿违,德隆犹如异类。德隆心知肚明,更衣室外欢庆夺冠的喧嚣欢喝,也是他挥别骑士的悲戚离歌。事后,与德隆私交甚笃的队友理查德-杰弗森在参加节目时回忆道:“当你跟德隆聊高尔夫球时,他的眼睛会放出光芒,当你跟德隆聊综合格斗时,他的眼睛也会放出光芒,而当你叫德隆从板凳席起身准备出场时,他的眼睛没有放出任何光芒。”“那么当勇士球员看到德隆从板凳席起身时呢?”节目主持人克里斯-吉特打趣道。杰弗森耸了耸肩:“勇士球员的眼睛放出了光芒。”说罢,演播室笑声欢腾。与此同时,德隆正在家里合不拢嘴地看着妻儿嬉耍玩闹。骑士无意续约德隆,德隆就此辞别克城。尽管没有球队在休赛期向他抛出橄榄枝,但他浮躁的情绪却久违地归于平静,他不打算另寻下家,而是往返于得克萨斯州的达拉斯与犹他州的帕克城陪伴家人。德隆坦言:“我待在克利夫兰的那四个月过得并不开心,离开家人后我就好像无法正常生活,我真的很需要他们。我不愿意又一次远离家人,这也是我迄今仍未与其他球队签约的原因。”离梦想越近的地方却离家人越远。德隆不想退役,只是行路至此,他想为自己的人生探寻另一个方向。与其追求生涯的圆满,不如弥补生活的缺憾。赋闲在家的生活对德隆而言是放空自我的过程。新赛季揭幕在即,德隆刚从加利福尼亚州的蒙特雷半岛打完高尔夫球回到达拉斯。德隆本想趁着闲暇观看前东家骑士对阵凯尔特人的揭幕战,可妻子温声软语的撒娇声还是将德隆催到了厨房,两人随即一同手忙脚乱地准备着晚餐。未等德隆忙活完,频频响动的短信提示音促使他走出厨房拿起手机一看究竟,而闯入眼帘的是前队友戈登-海沃德不幸遭遇左脚踝脱臼及胫骨骨折的消息。德隆闻讯愕然,当即慌忙点开电视转播频道,但此时那场比赛已经战罢,正在播放的是卫冕冠军勇士的揭幕战。犹豫片刻后,德隆还是决定先把比赛看完,可赛前的总冠军戒指颁发仪式令他愈感无聊,最后兴味索然的他斜倚着沙发酣然入睡。备受瞩目的赛季揭幕日,德隆没能看成任何一场比赛。如他事后所言:“我现在的生活已经和篮球没有多少联系了。”德隆沉浸于放空后的松弛感,也享受着生活里的烟火气。但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又令德隆的平静生活晃荡起层叠涟漪。年逾古稀的爵士功勋主帅杰里-斯隆罹患帕金森症与路易体痴呆症,身体状态每况愈下。爵士总裁史蒂夫-斯塔克斯见状不禁心急火燎,他一直都期待着德隆与斯隆这对师徒有朝一日冰释前嫌,而斯隆的病况令他下定决心拨通德隆的电话,他想要尽快安排德隆与斯隆见上一面。挂断电话后,引人唏嘘的历历往事在德隆眼前回溯翻飞。德隆旧日在斯隆麾下度过生涯前六年的夸姣光景,但在立身扬名后,他却与斯隆公然闹翻,此后斯隆愤而请辞,遭逢乱象的爵士也将德隆交易送走。时隔多年,德隆已褪去当年气盛的桀骜模样,他回想旧事垂首喟叹:“我多年来一直都想跟斯隆教练道歉,但我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偏执,以至于我到现在还没有主动向斯隆教练低头。”现如今斯塔克斯有意牵线,德隆也盼能与斯隆和解弥补缺憾,于是心怀忐忑的他跟随斯塔克斯到斯隆家里造访。尽管病魔肆意侵蚀着斯隆的回忆,但这位老帅仍然记得他与德隆的前情旧怨。心存芥蒂的斯隆起初无意原谅德隆,可德隆在斯隆面前数度躬身忏悔,连番诚挚道歉,加之与德隆同行的斯塔克斯等人好言劝解,斯隆终究还是接受了德隆的歉意,师徒就此释怀和解。或许斯隆已知自己时日无多,他的宽谅是为师者予以弟子最后的垂怜,一念放下的他成全了德隆的余生无憾。走出斯隆家门,德隆轻舒口气,眼底弥漫着柔和的笑意。晴明澄澈的日光轻盈洒落,铺染着德隆消褪沧桑而重现稚气的脸庞,也消融着那些隐没无形又反复翻腾的遗憾。他迈步往前走,一如少年忘却烦忧,一晌贪欢又有何求。他迈步往前走,尘烟旧事抛诸身后,前路无际随兴悠游。他迈步往前走,毋论生涯退役与否,生活自当不止篮球。走吧,走吧。我回家了。(Tree)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